第二十五章金仙

小说:锁龙人 作者:起床难 我要报错
  /

  【书接上文,上回书说到铁桦要回去细查金仙肺一事,只是把所发现的一切都写成了书信,就离开了木家小院。木青冥回来后,细看了这些书信中的内容,墨寒从旁提醒他,木山巙要他们静观其变是正确的。而木青冥通过这些铁桦的发现,制定了用金仙尸骨骨骸研磨成骨粉,用于日后对付刘洋。引出来木青冥等锁龙人忙着抽取金仙尸身里的骨骸时,尸骨婆也没有闲着。她进入深山,掘坟开棺,从那阴暗潮湿的墓穴之中,取出一面铜镜,与之前长生道制造镜妖的那面一模一样。】

  雨又下了起来,空气中满溢着潮湿和寒意。

  书房的灯火下,木青冥微微眯起眼睛看向了已经手持剪刀,挑着灯芯修剪的妻子,心生欣慰。

  现在他带着的这些锁龙人,配合越来越是默契了。很多事情不用他多说,他们也懂得集思广益,一起想出最好的办法来了。木青冥也不至于事实操心,轻松了不少。

  且刘洋体内的金仙肺是带着金仙的力量的,自然能与金仙骨骸的骨粉互相呼应。有了这金仙骨粉,只要股份与刘洋有所接触,必然让引发刘洋体内的金仙肺的躁动和反噬。不用木青冥动手削弱他的力量,那金仙肺就会驱动刘洋体内的金之灵气,率先不听从刘洋。

  到时候,刘洋体内必然五行缺失,难以平衡。

  这么做,虽然对不起那金仙镜神,可是这也是能帮金仙报仇的好机会。锁龙人坚信,金仙若是在天有灵,也未必会怪罪他们的。

  木青冥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向往张望,看向了西屋二楼上,亮着光的药房。

  随之,墨寒就感知到丈夫心中的欣慰,被一阵从心底升起的担忧取而代之。

  “浊胎们的天下马上会大乱,但凡乱世降临,就什么妖魔鬼怪都要出世了,我们得在此之前,把长生道这颗能危害龙脉大阵的毒瘤给铲除了才行。”不等墨寒发问,木青冥已经开了口:“除恶必尽,一定不能再给长生道死灰复燃的机会了。”。

  说着这些看似是在自言自语的话,木青冥的脑海中,又闪过了那份神秘人送来的名单。上面是长生道安插在滇中各地的教徒,其中不乏一些军政要员,可见长生道势力之大,以至于事到如今,虽已式微,但长生道居然还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。

  那份名单中的人,尚有一半以上的教徒是赵良不敢动的,也暂时动不得的人。

  但暂时动不得不等于不能动,一旦双方开战,木青冥就要力求除恶必尽,让长生道所有的教徒,从此‘消失’。

  因此现在反而急不得。可也因此,木青冥一直有着生怕夜长梦多的担忧。

  要不是得按之前设定计划来,且只有这样才能把长生道一网打尽,他早已现在就去找刘洋了。

  “你不是常说,只要沉住气,我们就是必胜。”墨寒轻轻一笑后,面露坚定,对丈夫说到:“毕竟邪不压正,暂时忍耐黑暗一时,必然仰来光明。”。

  “这倒是,我就是担心到时候出了什么差池,反而不能把长生道一网打尽。”说到此的木青冥,长叹一声后,又道:“届时乱世来临,你我有得忙了。”。

  “多想无用,专心按计划进行,把长生道先铲除就行。”墨寒又劝了一句,并不再多言。

  淅淅沥沥的雨声连绵不绝,冷风忽然拂来,从开着的窗户吹入书房。桌上油灯灯芯上,发出噼啪一声。几点火花从中跳跃而起时,灯火摇曳了几下。

  “我去下药房,让妙雨取了骸骨后,把那金仙尸身找个好地方埋了。”片刻过后,木青冥已经收了担忧,不急不慢的说着此话,就朝着屋外缓步徐行而去。

  金仙虽然曾经成为了镜妖,但知错能改又恢复了金仙,且死了还能帮锁龙人们这么一个大忙,光是如此,也确实应该得到体体面面的安葬。

  墨寒也起身,吹灭了灯火,随着丈夫出了书房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站到了正屋中时,木青冥忽然驻足不前,皱眉沉思片刻后,却是欲言又止。

  最终还是继续迈步朝前,向着屋外而去......

  风雨只是笼罩在了昆明城一带,北面的长蛇山北麓,却在入夜之后没多久,雨就停了。

  山中泥泞,草木滴水不停。

  发出啪嗒的滴水声,落在草地和泥泞上,溅起了飞溅的水珠。

  一身乌黑的尸骨婆,凭空浮现山中。

  身后松木松针上,滴落下来的水珠打在了她的肩头。一瞬过后,化为水气徐徐升起。尸骨婆被滴水浸湿的肩头也在须臾之间干了。

  她在黑暗中左瞧右看一番后,认准了方向,朝着更北面的山林中,缓步徐行而去。

  风雨消退后的深夜长蛇山上,除了轻微的滴水声外,再无其他的声响。尸骨婆行进时,尽然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发出来。

  她就这样缓慢的行走在黑夜下的树林里,穿过了树林和山中散落的碎石和奇石,走了许久后,才在一片松木环绕下的灌木丛中,停了下来。

  在灌木丛中驻足不前的尸骨婆环视了四周一圈,目光所及之处,她特殊的双眼,都可以看到底下有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金光喷薄而出。

  这些金光出土之后,就聚成了一道道光柱。

  其中,还蕴含着强大的金之灵气。

  尸骨婆见状手捏法诀,身子随之向着脚下土里一点点的陷了进去。

  转眼过后,尸骨婆整个人没入了土中。再睁开眼时,她已经在片刻之间来到了地面下几丈的地方,站在了一间青砖垒砌而成,圆顶方形的石室中。

  石砖上铭刻经文图案无数,默默无声的叙述着一个个得道升仙的故事。

  在石室的正中,有一个形同须弥座一般的长方形石台。石台上,是一口呈长方形,棺壁全用页岩片石拼砌而成,形状古朴而奇特的石棺。

  石棺上并没有过多的装饰物,只是在棺头的棺壁上,镶嵌着一面铜镜。那是一面八角菱花形铜镜,直径不过半尺左右而内为圆形,北面乃是圆钮。以钮为中心,四朵牡丹形成花形钮座,钮外四周为麒麟、天马、凤凰、鸾鸟,其间饰以四株折枝花,有叶片、绽放的花朵。

  与杨大小姐曾经获得的那面铜镜,一模一样。

  尸骨婆在铜镜前三尺开外站定,镜中金光一闪,一个明眸善睐,肌肤皓如凝脂,滑腻似酥的女子,从镜中飞跃而出。

  那模样,与死去的金仙倒是多有相似,似乎都是从一个模子里,刻出来的。

  这个身上泛起一层淡淡金光的女子,也是一个金仙。

  “察觉到浓郁的尸气,我以为是那个不怕死的盗墓贼呢。”她才现身,与尸骨婆四目相对之下当即怡然一笑,道:“没想到,原来是你啊。”。

  听她的话,好像是和尸骨婆是老相识一样。

  黑纱遮面的尸骨婆,嘿嘿一笑。笑声中充斥着点点阴森,在这墓室之中回荡开来。密不透风的墓室中,因为回荡着阴森的消失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。

  金仙在笑声中,并未对尸骨婆表现出敌意,反而在把尸骨婆上下一阵打量间,问到:“你深夜来访,又以浓郁的尸气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息,必然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吧?”。

  在尸骨婆一个点头时,这位金仙已经很好爽的开口道:“什么事?你说。只要是我能办的,一定给你办妥了。”。

  尸骨婆没有急于说出是什么事,只是低声细语的,把长生道如何迫害另一个金仙之事,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眼前这个金仙。

  尸骨婆讲述的很慢很慢,但毫无隐瞒;包括她如何授命,帮长生道去把镜妖带回去的细节,也毫无隐瞒的告诉了对面的这个金仙。

  许久之后,当尸骨婆说完了一切之后,对面的金仙已经愣在了原地,瞪目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

  脑中更是一片空白,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。

  又过了许久之后,金仙直瞪着对面的尸骨婆,颤声质问道:“为什么不救她?为什么?以你的本事,救下她并不是难事啊。”。

  她说的那个她,就是之前被刘洋取了肺部的金仙。

  似乎这两个金仙都有些交集,并且相识了许久了。情意深厚,尸骨婆才会被眼前这个金仙这般质问。

  “我不能也救不了,长生道现在当家的教主实力大增,对那个金仙也是势在必得;一旦我贸然出手,之后会打破我的全盘计划。你知道的,我的计划是多么的至关重要。一旦不成功,世界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。”尸骨婆面露愧疚,缓缓说到:“而那个金仙,也是计划最重要的,不可或缺的一环。”。

  对面的金仙已经是泪流满面,眼中怒火恨意忽生。

  她身上的金光渐渐的淡去,浑身上下因为恨意而滋生出点点戾气。

  金仙的身上,也有黑气升腾。

  对面的尸骨婆见状,大吃一惊。

  这金仙生了恨意,很快就会转化为镜妖。但这是她不愿意看到,也不希望发生的事。

  当即迅速伸出双手,清风旋绕的指尖在金仙身上,如蜻蜓点水一般点了几下,金仙再次愣住,泪水也随之止住时,身上金光大作,黑气消散。

  “冷静下来,我们还可以报仇。”尸骨婆注视着金仙的满脸悲愤,尽量劝慰道:“如果不能按原计划进行,那将来还有很多你的姐妹,会惨遭毒杀;下场可比死了的那个要惨的多。”。

  对面的金仙还是不能接受尸骨婆没有出手的事实,但沉思许久后,也并未一味的怪罪对方。

  脸上的悲愤,似乎淡了一些。

  又过了片刻之后,金仙再次开口,沉声道:“那你到底要我做什么?”。

  “我要你知道了实情也站在我们这一边。”尸骨婆面露肃色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要你保持金仙之身,等待时机;切勿因恨化为镜妖,再造杀孽。”。

  对方的金仙闻言,又沉思许久后,终于重重点了点头,应了下来。

  第十八卷镜妖·完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6book.com/book/46635/508/